然子

相逢即是幸运,愿世界上所有温柔的人都被时光眷顾。
afd:然子
wb:然子咕咕咕
写故事的人呀
——不授权任何转载——

Q:【重金悬赏】请你为2022的老福特星人,写一副对联吧!

年初开坑意气风发

年末敲碗萎靡不振

横批:妈咪饭饭

【all叶】黄少天在梦里做了大家都想做的事

 黄叶成分,微all叶

ooc预警

——

   “喂,老鬼,你见过叶秋吧,他长什么样啊?”黄少天十分嫌弃的挥散扑面而来的二手烟雾,但是出于浓烈的好奇心,也不是不能忍受。


    “你这小屁孩子怎么一天到晚满嘴满脑都是这些无关紧要的玩意儿,训练就没见你这么积极,还想不想上场比赛了?”魏琛倚老卖老的开始教育黄少天,他们队内探讨叶秋长相的这种歪风邪气究竟是谁带起来的?简直有伤风化!


    就算他们队里没能留下一两个女选手,但也不能这么放肆的讨论一个大男人吧?


    批评!要严厉批评!


    “我训练早做完了!现在是闲聊时间,快说说快说说,哎呀别那么小气嘛还藏着掖着的,你不会对叶修有意思吧……”


    黄少天的嘴就没个停,小小年纪什么话都囫囵往外蹦,可见平时没少和基地的老人交流。


    魏琛嫌弃的看着黄少天:“呵,劝你不要每天只管惦记叶修了,小心晚上梦到叶修把你吃了。”


    这种低级的骗三岁小孩的话,黄少天会信?


    他很是不屑的嘁了魏琛一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魏琛则意味深长的看了黄少天一眼,果然是小孩子,还不知道叶秋的可怕之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就是黄少天?”烟嗓发出的声音微哑,话尾音却微微上挑,犹如一根轻巧的绒毛撩动了黄少天的耳蜗。

    

    说话的人很是年轻,白皙干净的过分,神色间带着无人能敌的自信张扬,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从未见过这人,但黄少天却觉得他就是叶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老魏的眼光好像也不怎么样嘛,还以为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黄少天又接着被这人轻飘飘的嘲讽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大怒,叶秋竟然就是这样目中无人的人吗?

    

    他心头带着难以言喻的失望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见面之前他赋予对方的期望值太高了,此时见面的这种落差感让他出离愤怒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就是叶秋?”黄少爷初生牛犊,那脾气也是大的很,微抬着头,用很轻蔑的语气反问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不是叶秋。”那个人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你是谁?”黄少天打心底里觉得这家伙就是叶秋,嘴上疑问其实心里完全不信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心上人呀。”那人说着,语气中突然包含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。

    

    黄少天顿时吓的后退了一步,那人却离他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!你别过来!你要干什么!”黄少天惊恐的后退,却突然发现退无可退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人凑到自己的身边,自己反抗不能,挣扎无效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黄少天睁开眼睛,第一时间就发泄出一个语气词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后才意识到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他怎么会做这样的梦,难道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?

    

    看来老魏说的没错,叶秋确实很可怕,竟然入到他的梦里和他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真是……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

    年轻的选手想起了梦里的种种,还有身体的异样,竟是“气”红了脸。

     ——



【all叶】气运之子攻略计划(中)

任务者众人X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叶。

ooc预警,真·权臣,无苦衷,无卖惨,宗旨叶修nb

又名《系统让你们攻略叶修,可没让你们被他攻略啊!》

——

    

“还真是巧啊。”王杰希驾马行于敌军城下,站在城墙上的竟是意料之外的敌人。

  

  

“来劝降?”喻文州笑着问他。

    


王杰希揣测喻文州的想法,应该会给自己添堵。

    


不过……

    


“你应该清楚,投降是当前最好用的方式。”王杰希看着喻文州,如果他们的任务目标不是攻略叶修的话,他现在会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


“你说得对,我们投降。”喻文州点点头。

   


“你说的算吗?”王杰希看着他。

    


“当然,但是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


 ……


    

“哦,他们真的愿意投降,干得很不错嘛……”叶修看着灰头土脸的王杰希,没想到对方真的能做到。



如此有大才之人,叶修的招揽之心蠢蠢欲动。


    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叶修从未问过,此时问出来没有一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


 王杰希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


“我叫王杰希。”


    

“很好,阿度,把他名字记下,从今天起,就编入本王的亲卫里去。”

    


端坐上首的摄政王随意下了决定,王杰希看着他,能看出他和喻文州不同,他的笑并不是一个习惯性的表情,而是很自在的想笑就笑。



似乎天地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真正影响他的心绪,让他展露非自愿的表情。



这样的家伙,会是这位面最大的反派吗?



负责记录的士兵站出来,沉默不语的记录着。



但是内心并没有那么平静。



他们摄政王是多么睿智强大的存在,并且慧眼识英雄,居然随随便便派出一个人就能让他们对峙许久的敌军投降,让人叹为观止。



哪怕是许了对方一个等同于七品官的亲卫,他们也不觉得有什么,如此知人善用,才是他们崇拜的殿下啊。



“依你所见,让我亲自去接受他们的投降,会是陷阱吗?”叶修又把问题抛给王杰希。



这个问题的答案王杰希很确定,他摇摇头。



“我以性命担保,此事不会有假。”



“噢,你很自信嘛。”



王杰希看叶修的表情似乎很满意,但是他对掌权者的某些话外音还是有了解的,比如眼前之人的话外音。



若是假的,你的性命可担保不起。



也许是觉得或许可以相信一下?他这种自信的想法。



喻文州应该不会做得太出格的这个念头。



在王杰希看到对面城墙上拉弓对着叶修的喻文州时,已然破灭。



“王杰希?这就是你说的不会有假?”叶修还未开口,他身边的其他亲卫就已经出声质问。



对方的箭可是对准了他们摄政王的脑袋!



王杰希还是看向叶修,对方的脸上没有半点害怕,十分从容淡定,只是远望对面拉弓的人,似乎觉得有意思。



奇怪的,他似乎也被这份从容的态度感染了,虽然好奇喻文州在想什么,但是他已经从刚刚那种不安的感觉中脱离,此时就看着喻文州表演。



他这一箭真要出手?不会无法回头吗?



“这一箭,喻文州一定会出手。”伪装之后跟在士兵后方的楚云秀勾唇,这种手法,都是姐姐玩剩下的。



“就算叶修不会生气,喻文州之后该怎么解释呢?”苏沐橙也在。



楚云秀奇怪的看了苏沐橙一眼,见到叶修的那时候她就奇怪了,沐橙怎么好像对叶修很了解?



正常人处于叶修这个情形,就算不大发雷霆,不爽总是会有的吧?



但是沐橙却很笃定对方不会生气,为什么呢?



苏沐橙知道楚云秀心中所想,也没打算再瞒着:“因为这是……”



“哗——”军阵中突然一片哗然,打断了苏沐橙的话。



意识到有惊变,两人立刻朝阵前看去。



就如楚云秀所说的一般,城墙上的喻文州已经松开了拉弓的手,箭已离弦,化作一道凌厉的风声,朝着叶修的方向飞去。



不过由于这一箭前摇过长,大家虽然哗然却并不惊慌,躲这种箭对他们摄政王来说是轻而易举的。



但是最前方驾马的人并没有躲。



不能说是没有躲,而是根本就没有移动哪怕一下。



任务者在做任务的时候都会有一个下意识的思维习惯,绝不能让任务对象死,哪怕用任何方式。



王杰希武器出手,利用他被动层数高的离谱的反应力准备将那一根箭击飞。



却根本没摸到。



他见叶修弯唇笑了,那来不及阻挡的箭擦着叶修的发冠飞过,噗的一声半数没入黄土,只余箭尾颤动。



而叶修本人毫发未损。



“好箭法。”叶修真心赞道。



如果不是场合不对,王杰希和喻文州都想回叶修一句:您才是好胆量。



是看准了那箭中不了吗?



就算知道,又是怎样的胆量才能做到这般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?甚至还有好心情称赞对方的箭法。



哪怕穿梭时空众多,这样的人楚云秀还从未见过。



如此轻描淡写的就将命交托给一个陌生敌人,任何一个身处其位的人都做不到。



“噗。”苏沐橙笑了出来,声音中带着怀念,“他一点都没变。”



这回轮到楚云秀恼火了:“沐橙,你和他到底有什么事快点说出来,你这样打哑谜真的很折磨人知不知道?”



“好啦,刚刚不是被打断了嘛,现在就告诉你。”苏沐橙安抚她。



她穿越时空万千,本以为这段记忆深处的时光早已淡化,没想到再次听到这个名字之后,浮现出来的回忆是那么清晰深刻。



“这里是我的原生世界,所以我和他很久很久之前就认识……”苏沐橙在喧嚣的黄沙军阵之后,和楚云秀述说着从未有人知道的过去。



“听说你叫喻文州,”这个听说自然是听王杰希说的,“那个条件就是你提出来的吧?看你箭法不错,现在下城投降,今后为我做事,如何?”



哪怕是想要他命的敌人,只要心性正好,又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叶修从不吝于招揽。



喻文州看着叶修,想了想,放弃了自己拟定的123456个计划,选择最适合用在当下的面具,下了城楼,没有带任何武器,只身将一早准备好的投降文书交予叶修。



叶修接过,扫一眼确定真假之后,将文书交给自己的副官。



原本温和带笑的表情瞬间消失。



“来人,王亲卫与敌人勾结,意在谋取本王性命,即刻起革职贬为庶人,现立刻将两人扣下,等回朝之后本王再行发落。”



王杰希错愕的看着叶修,他心里明明什么都没想,为什么叶修会知道?



叶修好心的给王杰希解惑:“本王可没有什么读心术,太过在意的话,抱有不可说目的的人就会更容易露出马脚,不是吗?”



“原来如此。”听到读心术三字,喻文州还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王杰希一起栽了?



越是在意,越是带着目的接近,就越得不到吗?



算计而已,互相出手,这是礼尚往来。



真是受教了。



看来攻略之路,任重而道远啊。



不知道暗中隐藏自己的家伙,又怎么骗过这样一个通透且什么都不在意的人呢?



“沐橙,教你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,想要得到别人的真心,某些时候,一定得用真心来换才行。”楚云秀听完苏沐橙的故事,给了她一个忠告。



苏沐橙有点疑惑:“为什么突然说这个?”



“或者,至少要骗过自己吧?我们来看看,那些外行的家伙,要多久才能明白这个真理。”听完故事,楚云秀基本已经确定了苏沐橙会放弃做这个任务。



既然如此,就让她们这两个看客,好好的看一场大戏吧。



当然,她们也不能消极得太明显,如果消极任务的话,系统可不会放任。



又是轻松拿下一个城池,叶修懒得再看对方做最后的苟延残喘,留下能够彻底结束这场战争的将领与兵力,就带着小部分人,随着战争的捷报一起回京都了。



回京都的路上,他遇到了一共五起刺杀,无惊无险,刺客是同一个刺客,同样的手法也是一成不变的用了五次。



还算是有些意外的是,半途遇到两个奇怪的人,带着赶路很久的狼狈,一个自称剑客,但是腰间插的那一根树枝仿佛是在证明他不是剑客而是傻子。



另一个也自称是剑客,不过是弓箭的箭,弓嘛,大概形容的是他腰上的弹弓?



遇到俩二傻子了。



也是,正经百姓见了他们的阵仗,哪个不躲得远远的?就这俩二傻子专门凑上来。



叶修嘴角抽了抽,没注意到楚云秀俩姑娘和那俩“傻子”的眼神交汇。



“您渴吗,喝点茶水吧。”苏沐橙端来了一杯茶,散发着奇怪的味道。



叶修看了眼,没动,也没接过。



“哎呀!”苏沐橙像是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,立刻将茶水端走给倒了,“这茶有毒!不能喝!”



叶修:……



楚云秀脸色瞬间变了,恶狠狠的说:“没错,就是我下的毒,可恶,居然被看出来了,这次没毒死你算你走运!”



叶修:……



眼前这一幕,在他们回京都的路上已经重复发生第六次了,半点改动都没有。



也只能震惊震惊那边那俩不知道名字的二傻子了。



——tbc


该死,上中下根本写不完

有彩蛋噢


【all叶】其实我的目标是牧师 43

原著向长篇,私设巨多,ooc预警

转会梗,微草🍃叶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

“叶神,能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新人小队逐渐不满足于内部分享,李迅跨出了大胆且坚定的一步。

    

 如果不是组队伤害免疫,李迅再八卦也不敢在微草团队内部放肆。

    

他现在的心理约于交了赎金的人质,笃定这绑匪不会撕票,一步步的试探着这个绑匪的底线,胆子大得很。


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叶修并不介意和新人多交流,说话间还顺手操作一叶之秋跳跃,避开了前方两个障碍物,“这里应该接近刷怪区了,聊天可别划水啊。”


收费可以低,但是绝对不能用不了,叶修很快找准了这几个新人的定位。


要不然故意避着这几家走?多用用?


后面无辜的几位新人可不知道叶修的想法,哪怕是八卦也是要付费的,世上哪有免费又美味的瓜吃。


“您下个赛季真要转型啊,不玩战法了?”李迅问,虽然君莫笑和一叶之秋都在叶修的使用范围内,但是也不可能一场比赛俩号一起用,主用哪个号,成为了大家现在最感兴趣的话题。


新欢旧爱哪个重要,向来是被大家津津乐道的。


不过对于叶修来说,似乎都是新欢状态,所有职业都没什么区别,因为他都很强。


这就不是一般牛逼了。


可怜这两代的选手,不仅要被最巅峰时期的斗神暴打,还要经历散人那个bug一般的职业洗礼。


“这不是在玩着嘛,别瞎猜了。”一叶之秋晃了晃战矛。


“听说您之后还想转职牧师?”李迅又问。


“哟,这你都知道,消息挺灵通啊。”


“哪里哪里,话说这是真的吗?”


“当然是真的,等我们家治疗退役了我就顶上,队伍需要嘛,你可别说出去,这可是独门资料,连王杰希都不知道。”


李迅:“这里没别人,您用不着使对付记者那招。”


“噢,感觉太像了,下意识的,小李别介意哈,回头送你一件好装备。”叶修语气抱歉。


“好嘞。”李迅当然不介意,毕竟吃瓜人不拘小节。


其他人:emmm……这,怎么说呢。


有好多槽点但是不知道从哪开始吐起呢。


王杰希:……


方士谦:“叶修你有事吗?”


“呀,前面是蓝雨吗?”叶修遥指前方突然开裂的机械墙壁。


合着您能隔墙辩ID?


然后墙壁那边跑出来五个人,仔细一看,哇塞,还真是蓝雨耶。


叶修用掉一个道具,一个大拇指就在一叶之秋的头顶上亮了出来,还散发着五彩的光芒,然后晃了两晃就pia的一下爆开了,变成一个“棒”字。


“这是什么!”后面的方锐大惊,荣耀什么时候有了这么闪亮的符号和这么戳人的表达方式,他怎么不知道。


“好看吧,是这次活动的道具。”叶修说着,又给方锐亮了一次。


鬼迷神疑十分捧场的鼓掌:“哇,好棒。”


“还有别的,要看吗?”


“走着。”


队长不动,其他人也不动,于是十几个人都停在原地看叶修的道具表演,有经验的老人家,譬如李亦辉,已经找好位置坐下了。


王杰希扶额,叶修又玩起来了。


不过这次的道具确实比以前有意思,王杰希翻看了一下背包,这样的道具他也有一个。


右键点击使用,一颗黑色的小炸弹biu的一声朝防风飞去,直直落在他的头发上,然后嘭的一声爆炸,把防风炸成了一个爆炸头。


这道具不止能在自己头上用,还能作用在与自己相邻的角色上,没有伤害,但是侮辱性极强。


方士谦:???


“王杰希你也开始了是吗?”


“抱歉,手滑了。”没想到爆炸头和防风还挺搭的。


然后王不留行的头上突然开出了一朵小花,无风自摇。


“抱歉,我也手滑了。”方士谦冷漠的说,他这个道具的时效是三分钟。


坐那的沾衣乱飞头顶上出现两只手掌,正在啪啪的鼓掌,结束之后就炸开成了两个字“精彩”。


确实挺精彩的,根本没想过会看到这种场面的一众新人也很想鼓掌,然后送上精彩两个字。


但是光文字泡哪有会发光的道具快乐,所以大家比较克制。


那边破墙过来的蓝雨。


前边那个脑门上散发着五颜六色光芒的家伙是谁,花里胡哨的好闪,根本看不清ID。


不会是张佳乐吧?


但好像看见了一个一枪穿云?


轮回的吗,不像啊。


黄少天拉视角看,眼睛微眯,勉强从光芒中又辨认出了一个一字。


一枪穿云在旁边,那这个一……


“草,前面是微草的,那个花里胡哨的角色是一叶之秋!”黄少天一经发现,嘴巴就十分快的把信息报出来了。


蓝雨众人一听,就连最为懒散的郑轩都打起了戒备。


30分钟之前他们才在群里吵完架,没想到真这么巧,进来没多久就能遇见。


这下可是真·你死我活的遭遇战了。


但是他们走了一段,发现那边的一群角色除了转视角看他们一下,就没有别的动作了。


不可能没看清,那就是故意无视他们。


额,啊这,那他们还要不要过去呢,如果气势汹汹的冲上去应该会显得很傻吧。


这边犹豫着的时候,就发现那个头顶五彩光的角色突然转向他们。


叫嚣了起来。


“哟,那不是黄少天吗?过来受死!”


黄少天:靠,好嚣张,简直让人忍不住。


“可以上。”喻文州能猜到黄少天的想法,并没有打算拘着,副本里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重要的是士气不能弱。


“受死的是你!对就是你这个花里胡哨名字带一的,有本事过来和我单挑啊!”黄少天走到队伍面前,橙字光剑在夜雨声烦手上挽出一个剑花,直指一叶之秋。


然后黄少天就看见被他剑指的一叶之秋往旁边挪了挪,将身后的一枪穿云给拉到了前面。


还鼓励到:“上啊小周,黄少天挑衅你呢,哪怕对方是新晋剑圣,也不能忍!”


周泽楷:“……啊?”


——tbc


打起来打起来

(29000/30000)

胜利就在眼前了,好耶。

【all叶】其实我的目标是牧师 42

原著向长篇,私设巨多,ooc预警

转会梗,微草🍃叶

——


叶修带了几个比较让人在意的崽。


主要是他比较在意,一个是呼啸的方锐,一个是轮回的周泽楷,还有一个就是虚空的吴羽策,其他战队像是约好了一般,丢给他的七个都是下赛季要出道的新人。


除了这三个,还有霸图的白言飞,雷霆的方学才,虚空李迅,和,嘉世的刘皓。


他们之前都约过训练赛摸底,这几个新人可不一般,而他们居然默认让他带新人,叶修觉得自己的费用还是收少了。


然后他敲了一下这些会长的小窗。


一叶之秋:【微笑】


马踏西风:……你这,什么意思?


一叶之秋:要加钱。


马踏西风:……


马踏西风:您这么不要脸,您的粉丝知道吗?


一叶之秋:您家可爱的小新人好像不是那么可爱哦。


对自家选手是否可爱最有发言权的呼啸会长沉默了。


一叶之秋:带新人很辛苦的,你看我年纪也不小了,指不定再打几年就退役了,退役之前居然还要被你们剥削压迫,好惨。


一叶之秋:不加点钱的话,您看这合理吗?


马踏西风:您采访的时候还说一百年也不退役呢?


一叶之秋:你信这个,不应该呀。


马踏西风:……您就说要加多少吧。


一叶之秋:爽快,我列了一个单子,已经发你邮箱了,记得看哦。


马踏西风:呵呵。


呼啸会长已经在想要不要把这段聊天记录发出去了。


然后他又收到了来自叶修的威胁。


一叶之秋:赖账就在论坛上曝光你。


您不觉得您才是会被曝光的那一个吗?而且您被曝光才是影响最大的吧?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?


考虑到自家还有人质在对方手上,马踏西风最终没有这么做。


叶修骚扰完那些会长,又看看这些被交给自己的新人,有些头疼。


王杰希的王不留行骑着扫把,停在一旁看着,主动开口:“叶修,你去开副本吧。”


叶修开副本就是一瞬间的事,这些新人他可以看着。


叶修开完本,还转视角瞅了一眼某熟悉的账号卡,现在也换成新人了啊,“小周怎么不说话,是害羞吗?”


突然的问话让周泽楷一愣,犹豫了一会正准备回答不是,就见叶修好像只是随口一问,没等他回答,问完之后就进了副本。


然后默默把想说的话吞进去了。


荣耀世界的城池向来构建的恢弘无比,机械城的全貌光靠角色的视角只能看到一部分,其外观的复杂程度不是座机很难带得动。


而且建筑上拼接的痕迹让人很在意,难道这还是一个可以拆卸的的地图?


叶修思考着,那边微草众人身后带了一串小尾巴。


落点是随机的,叶修不仅要把这些小崽子带进来,还要负责把他们带到自家面前,但凡有一点损失都不给算钱。


怎么想他好像都还是亏了嘛。


“小心点,这附近应该有很多陷阱。”叶修往后叮嘱了一句,然后就操纵一叶之秋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。


“这位用女号的选手,我能采访一下你吗,这是何等大气的选择,简直令人钦佩。”后边方锐已经搞起气氛来了,他的盗贼围着鬼刻,啧啧称奇。


“噢。”吴羽策应了一句,没打算再理他,他们又不是很熟。


“听说你叫吴羽策?你是虚空的新人,玩阵鬼和你们队长撞了角色没关系吗?”方锐像是黏上他了一样,可劲叭叭。


很烦人但是又和黄少天的那种烦不一样,没有可比性。


吴羽策转视角瞥了他一眼:“听说你是从蓝雨出来的?”


方锐听出了潜意思,立刻撇清关系:“虽然但是,我和少天啊不是,我和黄少天真的不熟!”


少天叫的那么顺口,说不熟谁信,真是一样的很烦。


王杰希从进副本耳边就没清净过,这种强烈的既视感仿佛是他们的队伍混进来了一个低配版的黄少天。


“我如此真诚的撇清关系,你们给个面子信一下啊。”玩猥琐流的一般脸皮都很刀枪不入,骚话张嘴就来,根本没有任何新人的自觉,在队伍里混着仿佛回了自己家。


队伍里还不止方锐一个自在,旁边烟雨的新人李迅观察许久,也插了话茬。


不过他另起了一个话题。


“哎哎,方锐,你最开始是不是打的挑战赛呀,你的那个队名我还记得,你进联盟是不是因为……”李迅说着,比划了一下叶修。


“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?你怎么会这么想?那队名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都是另外几个家伙想的!”方锐直接把自己摘出来,清清白白。


“什么ID?”吴羽策突然开口问,他和李迅都是虚空的,关系比其他人要熟稔一些。


李迅凑了过去,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是游戏角色的正常走位,愣是给大家看出一股子猥琐的味道。


“阿策,我给你私聊?”李迅说这话的时候,莫名带着一股兴奋。


给人的感觉就是他们之间绝对不止分享这么一件事。


看看旁边霸图的新人,就是和这些家伙不一样,端端正正,目不斜视,压根就不参与。


但是李迅并没有放过他,私聊完吴羽策就凑了过去。


“听说你们霸图一天三餐都是定时的?赶不上就没有饭吃,还不许点外卖?”


白言飞:“……”


李迅这么一个问题出来,白言飞周身的霸图气质瞬间整个垮掉。


“没有,你听谁说的?”


不按时没饭吃,还不给点外卖,万一给他们这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饿着了战队可付不起责任。


“咦,不是吗?”要是角色有表情,白言飞一定能看见李迅脸上的遗憾,“我看论坛上大家都这么说。”


李迅:那你刚刚端着是不是因为有叶修在啊?


收到这条私信的白言飞沉默了。


这,这么明显吗?


不会他们都看出来了吧,他是不是给战队丢人了?


一枪穿云对于微草的队员来说都是老熟悉了,就这么交给一个新人实在太令人惊讶,排除那几个存在感过分强烈的家伙,他们还是最关注他。


可惜这家伙从头到尾就说了五个字,看着有些内向,他们也不好贸然接触,免得吓着人家孩子回去给轮回碰瓷。


还有嘉世的这个新人。


王杰希看着叶修的一叶之秋,有几次的视角都停留在暗无天日身上。


嘉世自叶修和一叶之秋转会之后,第四赛季的成绩直转而下,令无数荣耀老粉唏嘘,对他不满的言论也在嘉世成绩飞速下滑之后日益增多。


虽然你很少怀念过去,也不在意无关之人的言论,但现在看到这么一个嘉世的新人,你的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?


听着李迅用各种八卦和方锐聊的热火朝天,然后吴羽策时不时插上两句,甚至还带上了白言飞和刘皓,方士谦嘴角抽了抽,对于这届新人有了一个新的认知。


一个蓝雨出来的黄少天低配版,一个黄少天的对照组,一个八卦版的黄少天……


这种队伍好像被黄少天包围的感觉,该死的令人窒息。


——tbc

(27000/30000)

想到了一个小梗

——


某一天,无所不能的荣耀之神降临,他向叶修提出了一个问题,答对有奖。


作为荣耀教科书的男人同样无所不知。


荣耀之神表示问题很简单。


叶修表示简不简单另说,他先问奖励。


荣耀之神:奖励是黄少天陪你玩一天游戏。


叶修:OK知道了,你问。


荣耀之神:黄少天打职业的账号叫什么名字。


叶修:大漠孤烟。





——


叶修遗憾的与奖励擦肩而过。


叶:这个荣耀之神是黄少天请来的托吧,好险,差点就上当了。


【all叶】气运之子攻略计划(上)

任务者众人X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叶。

ooc预警,真·权臣,无苦衷,无卖惨,宗旨叶修nb

又名《系统让你们攻略叶修,可没让你们被他攻略啊!》

絮子的梗,我就写一点试试,大长篇还得看我们絮子妈咪

——


十年一度的考核任务:首次分配为sss级的攻略任务,封锁所有任务者的任务空间,任务商城,以及超越任务时空的能力,全凭任务者本身素质完成。


“啊,攻略任务?这么无聊,系统不会是功能紊乱了吧?”楚云秀翻了翻这次的任务通告,除了上面这一条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
作为攻略区一姐,攻略任务已经做到吐的楚云秀女士表示。


“我不去。”


然后把自己的战绩向系统陈列了一遍,光是完美完成的sss级任务就有三四页。


系统:【……正在重新审核,检查到该任务者会严重影响到考核任务平衡,正在重新生成任务】


苏沐橙在楚云秀旁边瘫着,她是隔壁炮灰逆袭组的,完成任务的方式大多简单粗暴,用不到攻略这么复杂的方式,而且被系统选为考核的任务,肯定不简单。


此时她比较发愁:“啊,没做过攻略任务呢,好头疼。”


“没事的沐橙,你跟着我就好了。”换了任务之后的楚云秀极为放松。


“咦,你换了任务之后还和我们是一个世界吗?”苏沐橙有点惊讶。


“啊,也许是世界有点特殊吧。”楚云秀不在意的说,系统是不会在任务开始前告诉她们任何信息的。


攻略人物:叶修。


看到攻略对象名字的一瞬间,苏沐橙突然愣住了。


叶修,是……



“是个男的?靠,系统你是故意的吗,居然给我们选定了一个男的?女频组的优势明显超标了喂,这是专门针对我们男频组吗?我要投诉,有没有人管了!”黄少天在进入任务的前一刻终于收到目标信息,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
叶修,是个男的,直男,莫得感情,危险程度本世界超标,好家伙,这尼玛最少也是个大反派吧!


重点是要他们要和一群姑娘一起攻略一个男人,这怎么看怎么奇怪好吧!


也有人很看得开:“所以是sss级的任务吗,还挺有意思的。”


“差不多吧,这种对象的话,同性会比异性更好接触一点。”还有已经得出分析结论的。


任务世界传送完成,每个任务者的落点都不同,王杰希先感受了一下自己被封印力量之后的身体。


身穿,还好吧,只要不死就行了。


不过,这是战场吧。


王杰希抬眼望去。


目光所致尘沙飞扬,耳边战鼓激昂,喊打喊杀的声音甚嚣尘上,马蹄声让大地都为之震颤。


身处其中的将士,士气冲天,无一不被纠成一股的战意点燃。


哪怕是局外人,也很难不被感染。


看来这个世界是以冷兵器时代为背景的。


王杰希驻足了一会,就在想办法怎么离开了,他现在出现的位置和时机都很不妙。


如果不能及时逃跑,最好的结果都是被当做细作给抓起来。


嗯。


然后王杰希就被当做细作给绑了,他在权衡利弊之下并没有选择反抗。


这是他自己的身体,出现伤残回去还能修一下,死可就是真死了,现在是死前还能再挣扎一下,死之前脱离最多任务失败。


“叮,检测到任务目标距离您五百米之内。”


噢,运气这么好?


虽说大部分人都会随机分配到任务目标附近,但把他抓起来的那一个势力的大本营,距离可就在500米之内呢。


“报——殿下,我军后方发现一名细作!”押着王杰希的士兵大声通报,这种时候出现的可疑人员,一律按细作处理。


他把人推到了营帐门口,“看什么看,眼睛不想要了是吧!还不跪下!”


任务者一般能屈能伸,但是下跪这一点,是大部分人都无法从善如流接受的,情.趣除外。


王杰希瞥了这个士兵一眼,似乎他再不跪下就要使用暴力手段了,然后在士兵不敢相信的目光中施施然坐下了。


“你在做什么?!你找死吗!区区一个细作居然敢如此蔑视我们殿下?!”那个士兵看见他的动作之后大怒。


王杰希决定赌一下,系统给的资料里叶修并不是一个残暴的人,也不喜好凌虐,他来之前研究过攻略组的攻略:‘想要攻略一个人,第一步就是要引起他的注意力,不拘任何方法,让他记住你!’


如果这方法无用,他也做好脱离的准备了。


“先别动手,带他进来吧。”帐内传来一道声音,阻止了王杰希身旁准备动手的士兵。


成功了?


王杰希没想到会这么简单。


但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想多了。


帐内的男人正站在地形沙盘的旁边,身穿铠甲,但是没戴头盔,黑发被整齐的束成冠,他敛眉垂首的看着沙盘,看也没看门口,如果不是帐内只有他一人,王杰希会以为不是他说的。


通过系统提醒,王杰希知道这就是他的任务目标叶修没错。


有点意外,还以为会是女频组的那种攻略目标,容貌不容置疑,都得是天下第一才行,最好性格再腹黑一点,占有欲很强,或者整一个无人敢惹,霸气侧漏的邪魅暴君,又或者是一个经典黑化后的美强惨,温和有礼切开黑什么的。


感谢女频组,他最近为了这个任务,词汇量突增。


“你不是想引起本王的注意吗?怎么人进来了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?还是说你很意外吗?”叶修总算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说了一段王杰希很熟的台词。


这题他看过,好像还有一个标准的回答模板来着?


王杰希思索片刻,觉得那个标准模板说出来可能会死,于是换了回答:“回殿下,只是因为您和在下见过的人都不一样,所以一时间没能反应,失礼了。”


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叶修想笑但是忍住了:“是和你想的不一样吗?你不是细作吧,你似乎不是很怕死。”


这两句话让王杰希觉得有哪里不对,但是又说不上来,但他现在为了活命只能谨慎回答叶修的问题,不容多想。


“在下确实不是细作,只是误入这里的普通人。”王杰希感觉叶修在看他,于是平静的抬眸与其对视,只要博得一个证明机会,这任务就还能继续。


王杰希看见的那双眼睛清亮,似乎一眼便能望到底,但仔细一看却什么都看不见。


叶修这会确实被这家伙勾起了兴趣,刚好也有一个任务需要这种不怕死的人去做:“你想证明自己不是细作?可以啊,刚好有那么一个机会,只要你能做到,不仅能立刻洗脱嫌疑,本王还给你封官,怎么样?”


“什么……任务?”王杰希总算意识到不对劲在哪了,这个叶修,居然能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
难道是读心术?要是对方有读心术的话,这个攻略任务还要再难上一层。


“哈哈,看来你已经意识到了,所以收起你的小打算吧,在本王这里都是没用的。”叶修看着王杰希严肃起来的面色,终于没忍住笑了。


“不过光本王一人知道你不是细作可没用,你得向我们的士兵证明,你不仅不是细作还确实比他们有能力。”叶修站累了,靠坐在他特制的椅子上,没再看王杰希。


因为仰头看别人也很累。


“你觉得本王的战力和对面比,如何?”叶修没告诉他怎么证明,而是抛出一个问题。


“光是听双方呐喊声,您的战力至少是比对面多上三倍,而您的兵马强悍,地形占优,拿下这一场战斗是毫无问题的。”王杰希回答。


“耳力不错。”叶修先是称赞了他一句,然后才道出自己的要求,“这一战确实能胜,但是本王现在不想和他们打了,本王打算让你去劝降。”


“你一个人去,最多给你一匹马。”叶修笑着的看着王杰希。


其中含义,再明显不过。


诡异的,王杰希竟还读出了另一种意思,‘打仗好累,还要天天管着那么多人,不想干了,你要是能成功劝降,让我得到偷懒的机会,我就好好的奖励你!’


王杰希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,但是很快收住:“马可否由在下自己选?”


叶修想了一下,然后爽快的回答:“当然。”


王杰希去劝降至少得等目前试探的交锋结束,于是叶修就让人看着王杰希去准备,只要不过分的要求都能答应。


叶修在王杰希下去之后又看起了沙盘,不多时,又有好几次抓到细作的通报。


“哦,拉下去问问,问不出来就杀了吧。”叶修说话间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。



“报——殿下,又抓到了两个来路不明的细作!”


 两个有些狼狈的女人被带了上来,考虑到其特殊性,士兵通报之后就带入了营帐。


叶修向来不喜欢军营的这种风气,只看了一眼就准备让人带走,也不用审问了,直接给个干脆就好。


没想到的是其中一人直接挣脱束缚,想要靠近他,但是马上又被制住了,她直接开口喊道:“叶修!”


强烈的心绪传递过来,叶修总算没当做不知道,没让人拖下去,想听听她要说什么。


她放弃了抵抗,咬唇看着他,明亮的眼睛中夹杂着各种情绪,有太多的话想说,最后却只吐出五个字:“我叫苏沐橙。”


楚云秀惊讶的看了一眼苏沐橙,不明白她此刻的状态是怎么回事。


叶修打量着两人,良久,才开口:“即是故人,放她们走吧,战场很危险,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。”


押着两人的士兵听令放开两人,楚云秀活动活动身体,拍了拍脸上的灰,然后一撩头发,忽的笑了。


“我可不走,我就是来杀你的。”


周围的士兵一惊立刻将兵器抬起来对着楚云秀,一旦她有动作就立刻将她处死。


苏沐橙被这一句话惊得回过神来看她,你怎么把你的目的说出来了?然后下意识的去看叶修的表情。


叶修竟是笑着的,“不想走就留下,你开这种玩笑这些士兵可是都会当真的。”


楚云秀闻言,一点也没有见好就收,依旧笑吟吟的看着叶修:“我可没有开玩笑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叶修似乎是无奈纵容的说出了这一句。


但是楚云秀看见了他眼睛里面的锐利,没有再说,于是这个并不好笑的玩笑就此揭过,士兵带着两人下去了。


两军交锋很快结束了,也就意味着,王杰希即将只身前去劝降。


王杰希坐在马背上,他当然学过骑马,所以不至于在这方面出丑。


他备的东西都捆在马背上,叶修当然不会来给他送行,他回想了一下叶修那双看不透的眼睛,深吸一口气,策马而去。


——tbc


不是读心术,是气运之子与生俱来的直觉感应!

【all叶】满级号乱杀新手村 2

  无限流,ooc预警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“恭喜你,幸运的流浪者,你成功通过暗屋,接下来请进入安全区稍作休整,并领取您的奖励,查看您的通关评级。”


  带着一个火折子,叶修走了大约1小时,总算收到了通关提醒。


  叶修看着眼前熟悉的房间,轻笑,果然如此。


  这个房间就是起始点,从什么地方出去,就会从什么地方进来。


  唔,如果是从其他地方出去呢?


  叶修在房间的四处敲了敲,除了一扇窗户,没有别的暗道。


  叶修没有领取任务完成的奖励,只是从背包将一柄匕首取出,对着窗户猛然砸下。


  “哗啦——”


  一声巨响,惊动了在黑暗中摸索的人。


  他们早就在半个小时前各自散开,此时在黑暗中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,就看,谁的意志力最为薄弱了。


  江涧蕊捂着头倒在地上,口中吐着白沫,一副就快要承受不住的样子,她的眼前甚至出现了幻觉。


  不要过来……


  她不是故意的!


  救命……


  此时玻璃破碎的声音犹如一记重锤,猛地将她敲醒。


  她在哪,她怎么了?


  对了,她想起来了,她原本在看一个污蔑她们哥哥然后被人肉出来女孩直播跳楼,但是她只是弹幕说了两句,她为什么就真的跳下去了?难道那不是作秀吗?不是想要博眼球吗?


  她污蔑她们哥哥qj,她是想毁了她们哥哥,是不安好心,死了活该。


  就算是真的,那也是她不知检点的勾引她们哥哥,不然为什么不是别人,偏偏是她呢?


  对,就是这样的,她们只不过说了两句,她们没错!


  然后,然后……


  江涧蕊的脑中回想起了那血淋淋的一滩烂肉,眼中满是恐惧。


  然后她就出现在了这个地方。


  为什么?


  这是对她的惩罚吗?


  凭什么,她根本就没错!


  但是脑海中一直有一个声音质问她:没关系的话,你又怎么会来到这里呢?


    不,她要出去,她要证明她并不是因为这件事进来的!


    她没错,是那些人错了。


    她眼神发狠,手指狠狠的掐住自己的大腿肉,直到掐出温热的血液,才在疼痛中越发清醒起来,眼前的黑暗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了。


    阵痛支撑着她,亦步亦趋的向既定的出口走去。



    涂悦闭上眼,完全不去想周身的黑暗,那是她无论如何睁大双眼都看不清的景象,何必再试。


    至于鬼手,她已经发觉到了,只要不害怕,就不会有事,她费尽心力不择手段才爬到今天的位置,绝不能在这停下。


  至于不断出现在她眼前的那张染血的漂亮脸蛋,她毫不犹豫的伸手抓破,她既然敢做,这就是她最不会害怕的东西,别想用这种东西试探她。


  两个青年是最先坚持不住的,他们在现实中是认识的人,只是不敢互相指认,此时结伴而走,脑海中受害者的面孔不断浮现》


  有被打断手脚的孩子哭喊着疼,有丢了孩子之后家庭分崩离析的大人,老人,她们拄着拐,身上背着一个大的蛇皮袋子,流出血泪质问他们。


  我的孩子,为什么要偷走我的孩子?


  至于那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,早在分开后不久,就已经彻底被黑暗吞没,走不出来了。


  叶修打碎窗户,这里的黑暗如浓墨,几乎凝如实质,危险的味道更加浓烈起来,这里的怪物,可是会致命的。


  叶修歪头,躲过了一个呼啸而来的风声。


  被这个东西刮一下,可不是掉点血那么简单。


  或许要稍微认真一点了,以前没试过,这个新手关卡,居然也藏着致命的通道。


  嗯,还能拿一个不错的隐藏奖励。


  叶修拿出火折子,虽然不一定有用,但是大部分危险都能让他提前规避。


  “噗嗤。”


  迎面而来的狰狞鬼脸被叶修用匕首划开,腐烂的腥臭在空气中挥洒,叶修仿佛没闻到,继续向前走着,很久没遇见这么低级的吓人方式了,他还觉得有点新鲜。


  新手村,再可怕也只是这些。


  又是解决了几个惊吓怪物之后,叶修生出了这个想法。


  所以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呢,虐菜吗?


  可惜他并没有这样的爱好。


  “人类,你的胆子很大,既然已经通关,为何自寻死路?”黑暗中,一双猩红的巨目睁开,由于过于巨大,都无法确定它的视线主要落在何处。


  “噢,还有关底BOSS啊。”叶修看着红色巨眼头顶的的深红色血条,笑了。


  斩杀了数只怪物依旧尖利的匕首被叶修抛了抛,然后咻的一声划破空气,直直飞向一只巨眼。


  “噹——”就像是和金属碰撞的声音,匕首被直接弹开,掉落在地,甚至尖端处都有了豁口。


  这一下像是开怪的动作直接把怪物激怒了。


  “吼——”巨眼怪物发出一声愤怒的低吼,喷洒的气息落在叶修身前,腐蚀了一大片区域。


 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。


  只要你敢亮血条,神也杀给你看。


  既然普通的匕首无法破防……


  泛着乌光的金属战矛凭空出现,被叶修握在手中。


  巨眼瞳孔一缩,剧烈震荡起来。


  “你不是新人!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你怎么敢!”


  “关于这件事,我也挺想问的。”


  周围无风自动,一股无声的气势自那柄上荡漾开来,只是瞬间,矛尖就抵上了一只巨眼,然后在啵的一声中轻松刺入,锐利的气息悍然钻入其中搅动,怪物的整只巨眼都轰然炸开。


  “昂——”怪物发出痛苦的嚎叫,空间似乎都随着他的声音震动了起来。


  噢,空间系啊。


  “人类,尔敢杀我!”


  怪物的血条很厚,但是如果伤到致命处,血条也会如破洞了的气球,狂泻不止。


  将弱点如此不避讳的暴露出来,这怪物怕是在新手村待久了,已经忘了外面瞬息万变的世界有多危险。


  叶修将战矛抽出,后跳躲过怪物的一记横扫,反手又将矛抛出,将那只尾巴牢牢的钉在空间壁上。


  “人类,尔敢如此滥用神器,就不怕规则的惩戒吗!”那怪物在抽不回尾巴时终于是感到怕了,色厉内荏的威胁到。


  叶修单手擒起那条尾巴,将战矛拔出收起。


  怪物内心一喜,这人类居然敢小看他,收起那柄神器,他还算个什么!


  就在它反抗的想法还没成型时,叶修抓着它的尾巴像是抓着随便什么东西,扬起来就往地上砸,直接给怪物砸懵了。


  他妈的,为什么?


  难道是它最近吃的少了?


  “我来到这的时候,就已经背离规则了。”叶修收到系统的三条连续警告,还有什么不明白。


  顺手又捶了怪物几回,直到提示隐藏任务完成,叶修才收手。


  【是否抹消违规者‘叶秋’?】


  【是。】


  【祝贺您,幸运的流浪者,您的壮举将随着您的代号响彻本世界,请慎重输入】


  叶修停顿了两秒,笑着输入:


  【无敌 求狙】


  ——tbc

        有一个隐藏结局,不要错过噢


Q:大大想问问太过于可爱还会2刷吗……

不知道哎,因为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要